戬团子的小皇帽

龙戬口白大全集之霹雳谜城之九轮异谱(十)

91.【一际云川内】

旁白:一际云川内,突然魔风掩至,龙戬威凜现身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人身百年,魔身千年,转眼一见,人魔何别。

曼荼师力:嗯?阁下是谁?为何而来?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找赮毕钵罗。

曼荼师力:他不在此处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灵思所指,尽在此地,那他必在此,叫他出来。

曼荼师力:他当真不在此地。

龙戬(魔息龙戬):哼,呵!

【龙戬突然向曼荼师力攻来,却尘思推开曼荼师力,与龙戬对掌】

却尘思:危险!呃——

【却尘思不敌,被龙戬震退】

曼荼师力:狂徒,休得猖狂!喝!

龙戬(魔息龙戬):不知好歹。魔风煞!喝!

旁白:危急一瞬——【一际云川内的几具即身佛来到】

涅盘寂静:阿弥陀佛。

龙戬(魔息龙戬):呵,一际云川也非圣佛之地,那就让我一掌扫平。喝!

旁白:佛影与魔影,谁辨心中思?掌风相交分明一场魔斗。

赮毕钵罗冲出龙戬对掌:师父!

旁白:梦有缺,心却有感,一点灵犀相照却是尘云重掩,龙戬识不清眼前之人为何让自己心痛不已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呃——

【龙戬脑海中青鸟影像一闪而过,使龙戬头痛欲裂】

赮毕钵罗:师父——

【赮见龙戬状态不对,上前察看,刚触碰到龙戬肩头,却被龙戬震退数步】

赮毕钵罗:呃——师父你——

龙戬(魔息龙戬):我没事,将我上回交给你的密卷交还吧。

赮毕钵罗:何以如此突然。

龙戬(魔息龙戬):如何才算不突然?

赮毕钵罗:师父来到苦境,那妖市呢?我日前听别见黄花落说起师父情况,他说你受魔息侵扰难以自抑,妖市更因藏魂家族而显危机重重,为何师父会突然来到苦境,讨回密卷?!

龙戬(魔息龙戬):赮儿啊,这么快就要定为师之罪吗?一名外人之词,你就要全盘相信吗?为何不自己看呢?哼!

【龙戬气愤离开】

赮毕钵罗:师父!

却尘思:十佛,不可追上,或许是邪魔诡计。

赮毕钵罗:正因如此,赮毕钵罗更不能坐视!

却尘思:唉。

涅盘寂静:嗯。

(第79集06:15 第24 章 魔琴 (三))

 

92.【苦境不知名的树林】

赮毕钵罗:师父!是徒儿造次了,望师父见谅。

龙戬(魔息龙戬):还谈什么原不原谅呢,我龙戬已无怪罪他人的立场。你质疑的很对,妖市在我统治之下,已如鬼域,我还有什么颜面来到苦境找你。

赮毕钵罗:师父——

【赮握住龙戬手的一瞬间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呃——

赮毕钵罗:赮儿在此请罪了,是我误信他人挑拨,请师父原谅徒儿吧。

龙戬(魔息龙戬):起来说话吧。

赮毕钵罗:不知师父要密卷何用?

龙戬(魔息龙戬):为铲除藏魂家之用,密卷之中或有记载相关办法,我已找到人能翻译此密卷,所以才会急于讨回此书卷。

赮毕钵罗:既是如此,赮自当交出。

【赮将密卷交还龙戬】

龙戬(魔息龙戬)接过密卷:嗯。

赮毕钵罗:师父,不知你在何处落脚?

龙戬(魔息龙戬):藏魂家的去向,便有我行迹。哼!

赮毕钵罗:师父——

【龙戬离开】

赮毕钵罗:嗯,师父此次似乎隐隐有怪异之处。

(第79集10:35 第24 章 魔琴 (三))

 

93.【红冕大殿】

黯翼飞宵:魔息的代言人,你飞书与我,要我前来此地相会是为何事?

龙戬(黑翼龙戬):此密卷为先祖所收藏,乃当初魔息藏于凤呗山的九轮天密卷,我要你将之翻译出来。

黯翼飞宵:翻译?你译读这份内容有何目的?

龙戬(黑翼龙戬):铲除藏魂家的力量。

黯翼飞宵:你身具魔息之胎,以魔息能力仍无法助你译读此卷吗?

龙戬(黑翼龙戬):魔息与我的关系只是寄胎,非是主控我的意识,我也不容他这样做。

黯翼飞宵:那这样我有什么理由要帮你!

龙戬(黑翼龙戬):生命存续是你唯一的理由。

黯翼飞宵:威胁,不是这次交易的好开始,我这个人只接受利诱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喔?你想要怎样的利益?

黯翼飞宵:我助你消灭藏魂家,而你协助释放九轮天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拒绝。

黯翼飞宵:那,交易破裂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的底限就是不作为。如果你现在踏出此地,那我会将九轮天搅得天翻地覆,而你将是头一名被诛灭之人!

黯翼飞宵:喔?

旁白:就在双方僵持一刻,一阵奇音扰耳,似是九轮密音传咒,黯翼飞宵心神领会。

黯翼飞宵:好吧,我为你翻译。

(第83集07:58 第25 章 血的悲叹 (三))

 

94.【荒野之上】

旁白:为寻夜魔琴,玄黄穷道荒野匆行来到中途——

龙戬(黑翼龙戬)从天而降:天覆魔无道,人间无奈何。唯仇悬一身,收命翦风波。

玄黄穷道:嗯,龙戬?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们之间的仇该了结了!

旁白:极极极,狭路逢厄,玄黄穷道再会龙戬,这场旷世仇怨将要如何了结?

(第84集13:29 第25 章 血的悲叹 (四))

 

95.【荒野之上】

旁白:夜寒风劲刺骨,荒野路窄仇相逢,龙戬气势拦阻玄黄穷道,双方一触即发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们之间的仇该了结了,你终命此途!

玄黄穷道:可惜世事往往不能如愿。喝!

龙戬(黑翼龙戬):喝!

旁白:一掌启死生,八方烟尘齐,玄黄穷道攻势首开,龙戬凌势以应。

玄黄穷道:那象征着捍卫妖市的焚天戬呢?你怎么不再使用?还是你亦深知自己担不起守护妖市的重任了!

龙戬(黑翼龙戬):焚天戬——

【龙戬回忆自己杀了天紫区子民及一群魂尸之后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这一路来我龙戬有负守护妖市之托。焚天戬,焚天焚天,我是一名焚毁妖市之天的龙戬。【龙戬将亡者火葬之后,对亡者下跪三叩首】三叩回天,望妖市今后重养生息,再无风波。【转身】妖市不需要我这样的君王!

【(现在)苦境荒野之中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焚天戬,我还给妖市的天了。妖市变故,我龙戬要负大半责任,但始作俑者你——玄黄穷道,我也要你付出代价!回龙逆海!

旁白:玄黄穷道双手合击,开天双戒乍现,威能涛天。顿时,鬼武四猇,化天而降。

玄黄穷道:焋魂焚烬,喝呀!

龙戬(黑翼龙戬):哈,就等着这一刻!喝!须离底纳混沌天!

旁白:口颂异咒,一股混沌开天之力,自龙戬心口透出,随即魔息黑翼掩去云光,顿时天惊地变压力忽沉。四猇惊爆,双戒亦应声碎散,源源雄力冲击玄黄穷道。

玄黄穷道:呃——【玄黄穷道虽败仍奋力运功抵抗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还想挣扎吗?喝!

【玄黄穷道重伤,化光逃走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追!

【龙戬化黑色羽毛而追,但却已不见人影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已不见人影,玄黄穷道你躲不了多久了!

(第86集06:19 第26 章 云天望垂墨倾池 (二)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96.【苦境 露水三千】

旁白:飞雨落弦,清风作唱,绕指流转,无处识知音。

【龙戬到来】

赦天琴箕:主宰?

龙戬(黑翼龙戬):很讶异我为何会前来吗?

赦天琴箕:是意外也不是很意外,不知主宰找琴箕何事?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已将玄黄穷道打败,他的双戒已毁,四名鬼武猇铠随之湮灭,他人也受到了重创而逃走。

赦天琴箕:那需要琴箕将他找出,收拾他的性命吗?

龙戬(黑翼龙戬):不用,他的贱命,我要亲自收拾。倒是已失双戒的他,必会再找其他方式提升自己,藏魂家族素以魂术与鬼舞自豪,其鬼舞配合阎王曲威力大增。我认为,你或许会成为他的目标。

赦天琴箕:琴箕只怕他不来,上回交战,他已一脚踏入鬼门了,他若再度送上门来,阎王鬼响必定送他上路!

龙戬(黑翼龙戬):噢?你已与玄黄穷道交手过了?

赦天琴箕:是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当时是什么样的战况?

赦天琴箕:玄黄穷道要求在开战前,一闻天下绝响——阎王三更响。我了(liao)了(le)他遗愿,弹奏一曲,曲终之际,他却先动手攻击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嗯,我猜测你的阎王曲调已被盗抄了。

赦天琴箕:啊?

龙戬(黑翼龙戬):看来下一回的对战,又是另一番激斗了。

赦天琴箕:主宰可是需要琴箕助您一臂之力?

龙戬(黑翼龙戬):不需要,呵,我乐意接受这份惊世绝艺的挑战。

赦天琴箕:那我会找出是何人录谱,断绝玄黄穷道鬼舞之路!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今日前来主要是希望你不要再继续涉足江湖,毕竟人事已变,我不愿见往日情谊,因今日的立场而变质,红冕七元已然凋零,我不希望连你也失去。

赦天琴箕:鬼方赤命还活着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知道,你若是遇到他代我向他问好,请。

赦天琴箕:普天下能盗抄我的琴谱者,不了情,除了你还有谁呢!哼!

【琴箕收船琴离开】

(第87集00:16 第26 章 云天望垂墨倾池 (三))

 

97.【红冕大殿】

旁白:如果风烟是一场戏,那是谁隔在风尘外看着满殿虚凉与心酸?如果风烟不是一场戏,那隔在风尘外是谁?为何看不清眼前虚伪与悲哀?

【龙戬回忆起从前在红冕大殿与赤命谈论为王之道】

龙戬(深海主宰状):王者为王,不是以物服人,而是要以德服人,边城自从让你接手之后,不见治理,只见高压统治,乃至人才凋敝,就只剩你一人独强,这样还能称为大国吗?当你没有了王戒,你才能真正的思考,什么是王者之道。

鬼方赤命:赤命做事不需要别人来教我!我敬你是恩人,王戒我一定会还你,但为王之道不需要你来插手!

【(现在)红冕大殿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握紧拳头:哈哈哈,昔日浮言夸谈的为王之道,今日却是落得一般凄凉,我自以为以德服人,以德治理,最后妖市却成了鬼域炼狱,百姓半数之命丧生在我手下,我与你的王道又是谁胜一筹,呵,不过殊途同归啊。【龙戬落泪,手锤心口,对魔息大帝所说】你赢了,我的人性抵不过你的魔息催化,我现在的自我意识,只是在见证自我灭亡以及你的成长,不过就算是如此,我还是不愿让你主宰我!【龙戬重重锤向心口,嘴角现红】只要我还剩下一口气,我就还是龙戬,即使我的世界已崩落得天翻地覆,我也要自己看到最后一眼!【龙戬察觉到有人在红冕大殿外】嗯?有人过来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来到红冕大殿外:你是谁?来到此地何事?

麒麟星(实则屈士途):我代表不动城前来,而你只要知道,我与素还真交情匪浅即可,我来此地是有两件事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喔?

麒麟星(实则屈士途):第一,藏魂家首领配合鬼舞摧毁了不动城。鬼舞的威力惊人,你务须小心;第二,九轮天即将降临苦境。不动城希望你龙戬能可协助苦境,抵抗九轮天入侵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若我已非往昔龙戬呢?

麒麟星(实则屈士途):那现在,在我眼前之人是谁?

龙戬(黑翼龙戬):一个因立场改变而被视为叛徒之人。

麒麟星(实则屈士途):那你更该与魔吞不动城合作,因为我们现阶段有相同的敌人——藏魂家族。而今日的合作正是来日的助力,呵,好好思考吧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嗯。【龙戬沉思中】

(第92集04:39 第27 章 浮动山城 (四))

 

98.【龙戬回忆与麒麟星的谈话】

麒麟星(实则屈士途):那你更该与魔吞不动城合作,因为我们现阶段有相同的敌人——藏魂家族。而今日的合作正是来日的助力,呵,好好思考吧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嗯。【龙戬沉思中】

【赦天琴箕来到红冕大殿】

赦天琴箕:主宰,我已找到盗抄阎王三更响琴谱之人,不过他只抄录了两阙半,琴曲未全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只是两阙半便能摧毁不动城,看来鬼舞合以鬼响之力,确实不同反响。

赦天琴箕:主宰,下回对战,请让琴箕以伏羲神天响对付鬼响之奏,我相信神天响必能克制对方鬼舞合力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我说过了,我接受这份惊世绝艺的挑战,你不准插手。

赦天琴箕:主宰!

【突然飞来一封书信被龙戬接住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哈哈哈...来得好哇,玄黄穷道!

赦天琴箕:主宰信中何事?

龙戬(黑翼龙戬):玄黄穷道约战明日子时,葬神之野山峰决一死战。

赦天琴箕:主动约战必是设有阴谋,主宰不可中计。

龙戬(黑翼龙戬):山中有虎又如何,我会猎虎剥皮,枭首祭天!

赦天琴箕:那琴箕...

龙戬(黑翼龙戬):相同的话,不要让我说第三次。你不准参战,回去吧!

赦天琴箕:那琴箕告辞了,请。(夜魔琴病弦)

【琴箕离开红冕大殿,去找夜魔琴病弦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琴箕,这是属于龙戬的战争,我不想再拖累其他人了。你既淡出江湖风波,就不该再涉身其中。

(第95集00:16 第28 章 夕痕天殃 (三))

 

99.【葬神之野山巅】

旁白:子时近,葬神之巅一场旷世之战将要引爆。冷肃气氛,只待一人前来,随即——

龙戬(黑翼龙戬):长恨青山几多重,由此路难苦生笑。几多凋零人谢酒,醉得一朝黔首谣。谣歌云:征马怨流年,君王无德报!

玄黄穷道背着身,听到龙戬诗号猛然转过身:好个君王无德报,龙戬你在春秋册的下场,今日要划下终点了!

龙戬(黑翼龙戬):今日无分生死,战不休!喝!

旁白:战战战战战,葬神之野终仇战,龙戬玄黄穷道,这场弥天血仇在九轮天布局下,将引动何种风云变局?

(第96集11:46 第28 章 夕痕天殃 (四))

 

100.【葬神之野山巅】

旁白:昏昧夜光下,影仿佛,人仿佛。一场仇深恨重的绝世之战将要展开。

【夜魔琴病弦躲在暗处伺机而动】

龙戬(黑翼龙戬):今日无分生死,战不休!喝!

旁白:凝元提气,浑浑魔息,渎染整个葬神之野,形成一道强悍战圈,一道生死界线,宣告唯有胜者能出。

玄黄穷道:将你的本事尽展吧!焋魂焚烬,喝呀!

龙戬(黑翼龙戬):喝啊!

旁白:玄掌起旋,掌风四扫,魔氛四溢,一股沉抑力量在天地间共振,离离昧波,似在敲击洪荒一页。峰上激烈生死斗,阵阵魔息战风,激荡四野秽心,更穿透整个地界,直震九丈下——净土之莲。

(第97集05:14 第29 章 九轮转魔海涛天(一))
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