戬团子的小皇帽

霹雳本年度最大笑话【祝皇叔生日快乐】

1.倦收天:“我真的不胖,只是毛绒绒,不信你摸”。说完强行把某只“超凶的黑海王兔子”毛茸茸的兔爪,塞进自个的超大号的羽绒服下,强迫某兔摸自个的软软的小肚腩,而后好长一段时间,某兔一看见金灿灿的东西,都要绕道而行,求某只超凶的兔叽的心理阴影面积。

 

2.天罗子:“师尊一点也不好,喵!”某只白绒绒的小猫幼崽,看到自家的喵太岁在跟隔壁家的那个捡骨的聊天,聊得兴高采烈,连鱼都不吃了,整张扑克脸就像冰霜融化后一样,叫了师父好多次,他都不搭理自己,还嫌自个吵,叫自己边儿玩去,见色忘友,不对不对,是见友忘色,我才是他媳妇!某喵酸酸的想。

 

3.龙戬:“我反攻成功啦,哈哈哈!!!”据妖市娱乐新闻报道,某傻白甜在睡梦中,突然狂笑,手舞足蹈的如是说道,笑醒后抱着身边的白衣人,就是一顿狂亲,把枕边人吓了一跳,而后该傻白甜发现自己刚才是在做梦,顿时沮丧,把身边的白衣人笑到胃抽筋,目前正在被送去急诊的路上,后续报道咱们下次再见。

 

4.赮:“阿弥陀佛,我已经下定决心,从今日起再也不跟师父表白了!”小菠萝说完这话,突然想起今日是轮到自己跟师父抵足而眠的日子,然后一边喊着“我最爱的师父啊,你最最卡哇伊的小徒儿来了”,一边向自个的宝贝师父寝宫狂奔而去,把自己的誓言与节操一起抛到了,天之涯海之角。

 

5.霞:“尼桑我,有一双全世界最妖娆的眼睛”。大葡萄拿着眼线笔、双眼皮贴与假睫毛,凑到铜镜前,贴贴画画三小时后,满意的说道,随后跑到了龙戬的寝宫,趁自个的亚父去沐浴更衣之时,躺在了他的床上,摆出一副妖娆的姿态,等其就寝时说,“亚父,你看我美吗?”然后......

 

6.千玉屑:“我只想当一个柔弱,安静,易推的美少年”。某只黄狐狸,在坑完了黑海森域、判神殛等一堆人后,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如是说。

 

7.玄同:“某对聒噪的青蛙兄妹终于走了,一点也不想他们,真的”。说完,街上突然叫卖糕点,某红衣男子踏着优雅的步子,缓缓的走过去,把各式各样的糕点都买了一大堆后,才想起自己不喜欢吃甜的。丢了浪费粮食,看来得找人解决掉才行,边想边酷酷的向紫宅走去。

记一次错误示范

“裘儿啊裘儿,你看看你简直太不像话了,枉你还是妖市第二的智者,竟然被自己养的小崽子,那个叫什么小什么落不落叶的给攻了。你看看义父我,虽是战五渣一个,但还不是轻轻松松的就把你义母给攻了。武功高有什么用,还不是每次都被你义父我哄得团团转,没办法谁让你的义母是个傻白甜。”

千玉屑(小声叨叨):是若叶。

 

千玉屑到仙山报到之后,每天都会被自家老父亲、妖市前前国相——千乘骑,以各种各样的事情教训一顿。

 

千乘骑:“我跟他说过很多次了,人要学着狡猾一点,别那么傻傻的,被人卖了,还帮人倒数钱,就连小菠萝和小葡萄,都能把他吃的死死的,别瞧你义母的深海主宰造型看起来攻气满满,实际上‘蚁裳’才是他的主人格,从骨子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受,不说话的时候,还略让人敬畏一点,一开口简直比女人还温柔,像陆淑这种稍微man一点的小姑娘都得望尘莫及。”

 

千玉屑(小声叨叨):义父,我很狡猾的,森狱国相,妖市第一......咳,第二智者呢!而且我又不是傻白甜,人家都说我是腹黑狐!还有小菠萝的智商跟我比起来简直就弱爆了......

 

千乘骑:“你个小崽子,还敢顶嘴,皮又痒痒了是吧!森狱国相又怎样,你爹我还是妖市国相、妖市第一智者咧!说起妖市我就来气,你说说妖市有什么好,值得你义母,天天挂在嘴上,为了教那几个闹死的人的小崽子,我瞧着他这几天人都憔悴了不少。”

 

千玉屑(小声叨叨):我都瘦成白骨狐了,也没见着你关心我一下,天天就知道,义母义母的。就连教训我,都能往义母身上扯,一天没见着,就少了一块肉,不,就像丢了魂似的,小心等主上来了,我告诉他,你天天在我面前喊他义母......

 

千乘骑听闻,一手揪着千玉屑耳朵,一手啪啪打他屁屁:“好哇,你现在不但敢顶嘴,还学会打小报告了,最可恶的是居然还敢咒他,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......”

 

千玉屑:“主上救命啊,义父要打死我啦!”

 

恰巧来仙山探望故友的龙戬见到这一幕,连忙拉开两人,把千玉屑护在身后对千乘骑说:“住手!有话好好说,干嘛打孩子!!!”

千玉屑没想到龙戬今天真的来了,惊诧之余,立马扑进他怀里,一边哭一边抓紧机会向龙戬打小报告:“主上,你快救救我,义父非要我喊你义母,不喊就要打死我,他还说你是全世界最受的傻白甜,以前天天被他压在底下......”

 

龙戬:“义母!小受!!傻白甜!!!千白雪!!!!!!”

 

千乘骑:“我不是,我没有!蚁裳,这小崽子污蔑我,这话明明是狗盗说的!!!”

 

不知何时来的,站在旁边看好戏却又无辜躺枪的盗天下,立马举起手伸出三根指头:“......主上我发誓,绝对不是我,我可以用身体来证明。”

 

龙戬:“嗯,我相信你了。走吧,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。”

 

盗天下听到这话,立马兴奋的手一伸,腰一弯,做出一个标准的店小二姿势:“好嘞,爷您这边请。”

 

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千乘骑:“蚁裳,你别走,回来。我错了,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

 

奸计得逞的千玉屑,机智的小盗,嘴角疯狂上扬。

 

千玉屑:要你打我,要你打我,哼,妖市第一智者又如何,还不是个妻管严,哼!

 

盗天下:好耶,捡到一个大便宜了,以后主上就是我一个人的辣,美滋滋。

 

 

 

小番外一

龙戬:气死宝宝啦,他竟然敢当着孩子的面那样说我,我作为家长的尊严都没啦,以后要我怎么面对孩子!本宝宝一个月,不,一年,不行,三年都不要理他辣,哼!

盗天下把炸毛的龙戬抱入怀中,一手轻拍他的背,一手轻抚着他的发:主上,不气,不气,我们不跟他玩了,以后就由盗天下天天陪着你好咩。

 

龙戬把脸往盗天下怀中蹭了蹭:对,我们不和他玩了,以后你要天天陪着我。

 

盗天下哄小孩子似的说:好好好,天天陪着你。话说主上,你怎么会来,你...你该不会也......

 

龙戬听到盗天下话里透着一丝紧张赶忙安抚: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只是上来探望你们一下,给你们带点日常用品,过几天就会回去了。

 

盗天下松了一口气:那就好,那就好。

 

龙戬不高兴的撇撇嘴: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?看到我要走就这么高兴吗?你走了这么久,也没见着你有托过梦给我,肯定是把我给忘了,亏我每天都想着你,不喜欢你了!

 

盗天下一手抱着龙戬,一边用下巴轻蹭着他银白的发:傻瓜,我每天都想着你的,但是我却不希望在这里看到你,你要好好的活着,知道吗?你好好的,我们就都会开心了。你要记得我们从未曾离开过你,一直都在这里,每天关注着你。你不开心,我们也不会开心,所以你每天一定都要开开心心、幸幸福福的,知道吗?啧啧啧,这么大个人了,怎么还是这样一副小孩脾气。哦,对了,刚刚好像听到有人说想我来着,貌似还说了喜欢之类的话,喜欢我哪里,是这里,这里,还是......

 

龙戬被盗天下挠到痒痒肉,顿时求饶:哈哈哈,哪里都喜欢,哈哈哈,盗天下别闹了,哈哈哈,盗天下......

 

而躲在房外,偷偷看着的千白雪:裘儿,你别拦着我,我要进去去打死那只诱拐我宝贝蚁裳的狗盗!

 

拼了老命拦着的千玉屑:义父,冷静,别冲动,现在进去,义母真的会打死你的。

 

千白雪:老子早就死了,不怕再死一次!

 

千玉屑:义父,你就不怕义母真的再也不理你了么!

 

秒怂的千白雪:......怕!

 

千玉屑:怕就乖乖站好。立正!稍息!挺胸收腹!乖。我们去准备义母他喜欢吃的菜,说不定,义母一高兴,心一软,就原谅你了。你知道的,他这个人就是嘴硬,实际上心比谁都软,到时候你唱一出苦情戏,我保证......

 

 

 

小番外2

 

吃饭时间

 

千白雪:蚁裳,这是你最爱吃的甜点,来尝一口,啊~

 

龙戬:哼

 

千白雪:蚁裳,这是你最爱吃的菜,来尝尝看,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,啊~

 

龙戬:哼

 

千白雪:蚁裳,这是你最爱喝的青丝酒,怀念吗?我找了好久的,现在妖市的青丝竹是一根都不剩了,仙山这里也不容易找到,自我来这里以后,四处寻找,总算找到了一点种子,栽种了多年,才长出来了这么点,也不知道是不是仙山的气候不适合青丝竹的生长,不说这个了,来,我喂你喝一口,啊~

 

龙戬就着千白雪的手喝了一小小口:还是和以前是一样的味道,就如同......

 

盗天下、千玉屑以及过来蹭饭的侠菩提:得赶紧去找副墨镜带着。我是有多想不开,才会跟这两个人在同一桌吃饭!!!

 

 

 

番外三

 

清晨,周围叽叽喳喳的鸟鸣将沉溺在美梦中的人渐渐唤醒。

 

醒后的龙戬发现自己怀中有一只睡着了的“小红鸟”,又看了看四周,发现自己竟在千乘骑等人的碑前睡着了,不禁哑然失笑,宠溺的亲了亲“小红鸟”的柔软乌黑的发,摸了摸“小红鸟”额前的小辫子。“小红鸟”渐渐也从梦中醒了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打了个哈欠,再往龙戬怀里蹭了蹭,一团孩子气。

 

赮:“师父,你醒了。”

 

龙戬:......是你醒了吧!

 

赮看出自家师父的疑惑自顾自的说:“昨日师父说,要独自来祭奠故人,赮儿见师父一夜未归,不放心便来看看,没想到师父,竟在此睡着了。赮儿见师父在睡中带着笑意,猜是好梦,不忍打扰,便在这等师父醒来。师父,您梦见了什么?”

 

龙戬:“我......”

 

梦中如何虽早已记不得,但却留下心中一片感动。


妖市小日常

(十)离别

离别前夕

某日因接到素贤人的一封信,葡萄与菠萝准备去苦境出差。

得知他们要出差的龙戬,急匆匆的跑来对他们说:“霞/赮儿,你们要走了吗?我不准,妖市才是你们的责任。”

葡萄/菠萝:“叔,我们只是去苦境出个差而已,很快就回来。”

龙戬:“出差?好吧,青鸟三年要回巢!”

葡萄/菠萝:“叔,你今天是咋啦,我们就只是去一个月而已。”

龙戬:“蛤!一个月?那怎么行,现在坏人那么多,东西又不好吃,万一你们被拐走、食物中毒怎么办,叔叔不准!”

葡萄/菠萝:......明明刚刚还说三年的,叔的脑洞咋怎么大了,傻白甜世界我们不是很懂......

葡萄/菠萝:“叔,不行的,素贤人一向对我们的帮助良多,不能拂了他的面子,我们一定要去的。”

龙戬:“啥!什么?一定要走,天呐,你们要抛下叔一个人吗?呜呜呜,孩子长大不听话了,不要叔了,吾侄叛逆伤透叔的心。啊,从此以后,我就要变成孤寡老人了!”

葡萄/菠萝(崩溃):.“叔,我们真的只是出差一个月而已啦!”

离别之时

血唇码头

在金光闪闪的黄金太艎上,准备启程去苦境出差的两人,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龙戬来送行的两人,在金瓯使者的催促下,正在灰心,准备启程之际,突然......

菠萝:“哥,你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葡萄:“大概是,怪...怪物?”

只见远方有一个庞然大物,正在快速飚过来。等庞然大物近了之后,才发现是龙戬提着大包小包。

葡萄/菠萝:......

葡萄/菠萝:“叔,你这是?”

龙戬:“这包是衣服,苦境现在冷,要记得多加衣服,别着凉了;这包是干粮,路上吃,这是叔特意从滴酉楼打包来的,苦境的食物你们可能吃不习惯;这包是银子,去了苦境喜欢什么就买,别苦了自己;这包是生活日用品,有你们最喜欢的熏香......”

葡萄/菠萝看着龙戬带来的大包小包,再次崩溃。

葡萄/菠萝:“叔,我们真的只去一个月而已啦!不要这些啦!”

龙戬:“啥?不要!你们这两个死崽子,平日天天说喜欢叔,现在竟然嫌叔啰嗦、麻烦,哼,不要也得要,不然就别回来了!”

葡萄/菠萝(泪眼汪汪):“蛤!叔,我们错了,我们要...我们要还不行嘛!叔,你别生气了。我们还是爱你的,么么哒!”

龙戬(傲娇):“哼!”(看在俩死崽子这么可爱的份上,就勉强原谅你们了)

葡萄/菠萝(依依不舍):“叔,我们要走啦,你保重啊。”

船慢慢行驶,突然......

龙戬(使劲挥手,大喊):“特产!

葡萄/菠萝:“哈?叔,你说啥?”

龙戬:“记得给我带苦境特产回来!记得还要给千乘骑、盗天下、红冕七元以及你们的爹亲、皇祖父、祖叔公,都要带一份。”

葡萄/菠萝:......
葡萄/菠萝(和苦境特产吃醋的俩崽子):“叔,你是想要我们,还是苦境土特产?”

龙戬:“当然是特产啦,你们又不能吃。”

葡萄/菠萝:......(哭晕在厕所)
葡萄/菠萝:“再见,没爱了”

龙戬:“爱过吗?”

葡萄/菠萝:“叔,你竟然......”(嘤嘤嘤,叔好过分、好讨厌,我们绝对不会向想你的,哼!!!)

小番外

小魔息看着隔壁美人鱼一家三口,闹剧似的离别场景,突然有点感伤,不知道如果哪天,自己也要远离这块土地去向远方,会不会有人为自己送行;会不会有人为自己准备好一大堆东西;因为担忧自己在外吃不好、睡不好,而唠唠叨叨一大堆;会不会有人十分思念自己。

小魔息看着美人鱼在船离开了好久之后,还沿着船离开的方向痴痴凝望,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悄悄抹了抹眼泪。小魔息忽然十分羡慕葡萄和菠萝,在这世上还有好多亲人,好多爱着他们的人,一时眼神黯然。

武靖看见小魔息情绪突然十分不佳,也不知是在想什么这么入神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不禁有一丢丢心疼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珥图,你这是怎么啦?为何你看起来如此伤心?”

乍然听到武靖的话,让小魔息突然眼前一亮,对啊,还有武靖啊,武靖他一定会......

小魔息:“武靖,假如有一天,我也要像葡萄和菠萝一样,暂时离开妖市,去一个很远的地方,你...会挂念我吗?”

武靖看小魔息不像往常嬉闹,一本正经的样子,很是不习惯,但他还是无比认真的回答道:“不会。”

在小魔息心情还没来得及,再次低落下去时,他听到武靖说:“我不会思念你,因为我会和你一起走,无论你要去哪里。”

小魔息心头一阵阵感动袭来,紧紧抱住武靖。

武靖亦用力回抱他,似是要用力道,安抚小魔息的不安,轻笑着说对小魔息说道:“傻瓜!”

妖市小日常

(九)傻白甜做饭记

某日照顾菠萝与葡萄的哑伯,有事外出一周,所以照顾两个小崽子的重责大任,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们傻白甜师父龙戬身上。

傻白甜把胸膛拍得啪啪作响,向哑伯保证,一定会将这两个小崽子养的白白胖胖,水水灵灵的,绝对没有问题。

哑伯走了之后,傻白甜一头钻进厨房,开始研究十多年都没碰过的瓶瓶罐罐。

在龙戬炒坏了十个鸡蛋,四个西红柿之后,终于做好了人间美味——番茄炒蛋。

龙戬:“霞/赮儿们吃饭啦!”

听到师父的呼唤的葡萄和菠萝,开开心心的坐到餐桌前,期待着他们师父做的美味佳肴。然后就看到......

葡萄、菠萝:(内心)虽然看起来黑乎乎、有点糊之外,其实应该还是挺好吃的。

葡萄与菠萝自我催眠中:葡萄:菜不可貌相,一定很好吃,一定很好吃,一定很好吃......

菠萝:师父做得都很好吃,师父做得都很好吃,都很好吃,很好吃,好吃......

在龙戬亮晶晶的期待目光中,葡萄如烈士英勇就义般狠狠的夹了一大筷子塞进嘴里。

龙戬:“怎么样,怎么样,亚父做得好不好吃?”

葡萄:“亚父做的饭菜很好吃,只是好像有点甜“

”龙戬:“不会吧,我放了很多盐的。”

葡萄:......

糖盐傻傻分不清的傻白甜。

龙戬:“我尝尝。”

说着龙戬拿起筷子,准备尝尝自个做得“美味”。

专业坑弟一百年的葡萄见状,忙把菜抢过来,全都倒在菠萝的碗里,说:“哎呀,亚父,菠萝刚刚说他很饿,要把亚父做的菜,全都吃光光,谁都不能跟他抢,是吧,菠萝?”

菠萝见状,也来不及思考,赶紧把剩余的菜都往肚里吞,一边狼吞虎咽,一边口齿不清地说:“师父你做的菜最好吃了,你看,我都吃光光了。”

在看到龙戬欣喜的目光后,葡萄和菠萝默默松了一口气,好险,幸好亚父/师父没吃到,要是被亚父/师父尝到,这道菜的味道,他肯定会很难过、很难过的。

事后,葡萄和菠萝闹了一天的肚子。

龙戬:不应该啊,这两崽子也没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,晚上睡觉也没踢被子啊。

葡萄:底迪,千万不能让亚父知道,我们是吃了他做的菜才闹肚子的。

菠萝:葛葛放心,绝对誓死保守秘密。

第二天,以为自己做饭菜很有天赋的傻白甜兴致勃勃的做了一道蒸茄子。

菠萝:好酸!师父这次该不会放了半瓶醋吧。

葡萄:哥要撑住,亚父做的最好吃,没有之一,这可是亚父做的爱心餐,哪怕是毒药,我也甘之如饴。

第三天,刚准备进厨房的傻白甜龙戬。

菠萝:“师父,这几天你照顾我们辛苦啦,今天换我们来为师父做一次饭菜嘛,让师父也尝尝我们的手艺嘛?”

葡萄:“就是嘛,亚父,今天就交给菠萝好了,亚父您工作了一天,一定很累了,您坐,霞儿帮您按按肩,捶捶腿。”

享受到自家徒儿按肩捶腿,吃到美味饭菜的龙戬,感动到泪奔:真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儿,连做饭菜的手艺都很和我一样好。我家徒儿长大了,真乖。

葡萄和菠萝看到自己傻师父,这么开心、自豪的小模样,也都开心起来:“既然师父喜欢,那我们天天做饭菜给您吃。”

第四天,第五天,第六天,第七天葡萄和菠萝以他们美丽的师父,绝对不能进厨房这么脏的地方为由,毫不客气地霸占了厨房,不肯出来。

做饭菜正在兴头上的龙戬一抗议,菠萝就睁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,撒娇道:“狮虎做饭菜正在兴头上的龙戬一抗议,菠萝就睁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,撒娇道:“狮虎~,难道是赮儿做的不好吃吗?狮虎你之前说,赮儿做的特别好吃,难道都是骗赮儿的吗?赮儿好桑心。”

一看自家徒儿伤心的模样,傻白甜属性全开的龙戬:“赮儿麦桑心,赮儿做的很好吃,特别好吃,狮虎没有骗你,赮儿么么哒!”

就这样两只水果霸占厨房大战成功,葡萄、菠萝(击掌):噢耶!感觉我们拯救了全世界。

第八天,哑伯回来后发现,傻白甜被喂投的白白嫩嫩,胖了一圈。

至今傻白甜龙戬一直以为,自己的厨艺很好,菠萝葡萄特别特别乖巧可爱懂事。

小番外:许多年之后,在一次全部人都不在的情况下,辛苦工作之后的龙戬给自己做了一顿饭菜,准备慰劳慰劳辛苦的自己,然后……

知道真相的傻白甜很沮丧,很桑心,很难过......

葡萄菠萝回来之后,就看到龙戬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,赶紧问清缘由后......

菠萝:师父嫁给我吧,赮儿会每天给你做爱心餐,把你养得白白嫩嫩!

葡萄:亚父嫁给我吧,小霞愿意每天都吃师父做的爱心餐,小霞甘之如饴!

龙戬:霞儿,你真是亚父贴心的小棉袄,嘤嘤嘤,你放心吧,亚父以后会天天做爱心餐给你吃的。

(龙戬表示:我不要被养,我是有志气的傻白甜。
菠萝弱弱的说:明明师父那几天吃得很开心的说。
龙戬:赮儿你说什么,为师听不到,听不到,就是听不到。
菠萝:好气啊!师父你不能这么赖皮。
龙戬:为师皮这一下很开心。
菠萝:嘤嘤嘤,我要离家出走,我要去苦境出家。)

葡萄VS菠萝葡萄完胜

菠萝:输给尼桑的我,眼泪掉下来。

终于赢了一回的葡萄:啊哈哈哈哈哈,我是人生赢家啦!

妖市小日常

(八)那些年师父们犯过的糗事

喝醉篇:

假如矜持的师父们变成了这样:

某日,龙戬与武靖约好一起外出,在交流养崽子心得时,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,等到菠萝和小魔息来接人时,看到的就是摆了一桌子的空酒瓶以及两个已然喝的醉醺醺的师父。

菠萝/小魔息:......(师父/武靖,你们究竟喝了多少)

龙戬:“赮儿?赮儿你...怎么来了,赮儿...你...你来的正好,来...来陪师父喝几杯,今天不醉...不归。”

武靖:“一个小魔息,两个小魔息,三个小魔息,哈哈哈,怎么有这么多小魔息啊。”

菠萝/小魔息:......还没等菠萝与小魔息从震惊中反应过来,就被热情的醉美人龙戬、武靖,一人一个拉去灌酒。

菠萝:“师父,我......”

一个我字,才刚说出口,菠萝就被自家师父接连灌下好几杯酒,最后龙戬嫌不过瘾似的,直接拿了一整瓶酒,准备灌可怜无辜的小菠萝。

菠萝:“咳咳咳咳咳...”

被自家师父灌得剧烈咳嗽的小菠萝。

龙戬:“哈哈哈,赮...赮儿,你竟然这...这么,不能喝,真...真不像我。”

菠萝:......(师父你以前没教过我喝酒,委屈ing)

直接放弃治疗的武靖,拿了好几瓶酒,准备灌小魔息:“来呀,来呀,一起喝呀,啊哈哈哈哈哈。”

小魔息:......(天呐,这几瓶酒下肚,别说把人带走,怕是自己都走不了吧。)

小魔息趁着武靖抱着好几瓶酒空不出手来,直接一掌把人打晕抱走。

菠萝见状也想效仿,奈何就是下不去这手,最后只好连哄带骗把自家醉美人师父带走。

菠萝:“师父,这里的酒不好喝。赮儿知道有一个地方的酒,特别好喝,赮儿带师父去,好不好?”

龙戬:“好...走...我们去喝好喝的酒。”

菠萝:“好,喝好喝的酒。”

龙戬听闻要去喝好喝的酒,急忙拉着菠萝,摇摇晃晃往前冲。

菠萝:“哎,师父,慢点,别摔倒啦!”

一个时辰后

成功被菠萝骗回家的龙戬,已然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,嘴里还在念叨着要喝好喝的酒。

菠萝:......

都说,酒后“露真相”,古人诚不欺我也!菠萝看着怀里小脸红红的、不停在呓语的、醉得一塌糊涂的师父,感叹道。

原来师父还有这样的一面,真是......好可爱啊!!!

想着平常一本正经、矜持到不行的师父,再看看现在正望着自己,痴汉笑、讨酒喝的师父,菠萝只觉得自己鼻头一热,然后鼻子就流下了......

龙戬喝醉后,不安分的很,伸出自己的小爪子,对菠萝这里掐掐,那儿捏捏,心里还迷迷糊糊的想着:恩,手感真好。

好不容易将人哄好睡下,刚要离开,却被一双白皙、有力的手,牢牢抱住腰部:别走,陪我睡嘛。听着如此娇嗔的语气,菠萝爱怜的亲了亲自家傻师父的额头,好好好,师父说什么都好。刚要躺下和衣而眠,龙戬却拦着不许。菠萝疑惑的看向自家傻师父,龙戬傻笑着指了指,自己的脸颊、下巴、脖颈: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都要,不给亲亲不许睡。

菠萝看着自家戬三岁,无可奈何的只得依言挨个亲了亲,然后师徒俩相拥而眠。

赮:师父,你的小青鸟永远不会走。

而同一时间,被魔息一掌打晕的武靖,醒来后,则直接化出了天舞姬的本相,和小魔息一起跳起了火辣辣的热舞,然后共洗鸳鸯浴,还没等小魔息感叹自家帝师大人的热情,武靖就对小魔息伸出了魔爪。

小魔息:救命啊,有流氓啊!

原来你是这样的武靖。

第二天,武靖看了看已然变成天舞姬的自己、凌乱的房间、满地的衣服,再看了看自己赤裸的身躯,以及呈八爪章鱼状缠着自己、睡得正香的小魔息:......慢慢想起了自己昨晚疯狂的模样(捂脸:没脸见人了,再也不喝酒了!)

记——作者的一次脑残梦

蒙蒙细雨转眼已成倾盆之势,好似在附和,两人心中的汹涌情感。

当赮好不容易认出深海主宰是师父时,已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漫长岁月。无情岁月,早已在改变的两人中间划下了一道长长的距离,这道距离好似银河般让人难以跨越,所以当赮跑去质问深海主宰时,龙戬仍然极力否认,做最后的挣扎。因为他不希望让小青鸟,看到现在这个,因仇恨变得面目全非的自己,小青鸟心中的师父,应该是美好,光明的,而不是早已堕入黑暗深渊的自己。

但后来当龙戬被赮的一跪,逼得无法再否认时,这多年的思念与深情再也无法压抑,他们就在倾盆大雨中深情相拥,互诉衷肠,好似要将多年的相思之苦诉尽。

突然,从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龙戬不愿让这段世间不容的禁恋公之于众,让赮被自己的私情所累,受人唾骂,于是龙戬迅速放开了赮并用内力烘干已然湿透的衣裳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和赮去到前方的小亭子里躲雨。

而另一方面,赮虽被龙戬突如其来的举动,弄得一愣,但多年默契让赮在转瞬之间已然明了。刚想抗议,但看到师父坚毅的神色,挤到嗓子眼的话,只能默默吞落。

来人是佛乡的僧侣——别离禅,但其实是九轮天幽魂。为挑起三教争斗,扰乱十佛,而故意接近。趁其不备,囚禁龙戬,想陷害儒道二教,使三教矛盾加剧。

找不到师父的赮,一开始的确十分慌乱,理智全失。好在素贤人,劝阻及时,并和赮演了一出好戏,引出幕后主使,并顺利救出被囚禁的师父。

经此一事,赮不想让憾事再次发生,在素贤人的帮助下,向师父求婚,成功后,与师父日日高调秀起了,闪瞎所有单身狗的恩爱。